典韦黄金武士高清海报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人物風采

    決戰脫貧攻堅的忠誠戰士

    2019-05-28 15:19 保山日報 楊麗娟 郭金燦 楊連武

    決戰脫貧攻堅的忠誠戰士

    —— 追記施甸縣何元鄉莽王村黨總支書記、退役軍人段定華

    p1_b

    段定華(右一)生前工作日常

    5月8日,施甸縣何元鄉莽王村黨總支書記、退役軍人段定華在組織召開莽王村脫貧攻堅工作例會時,因突發急性心肌梗死,經送往醫院搶救無效后逝世,歿年56歲。

    “段定華同志是一個平凡的人。從參軍到入黨到村里工作,段定華同志把一生的年華奉獻給了一個又一個平凡的崗位。一個個平凡的崗位,一件件平凡的事,讓我們奮斗在脫貧攻堅一線的戰友,記住這樣一個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5月9日,段定華同志的遺體告別儀式在施甸縣殯儀館舉行。何元鄉黨委負責人含著熱淚,哽咽著念完了這段悼詞。

    追悼會上,莽王村的村民來了,他生前的戰友來了,縣鄉領導干部來了……大家含著熱淚,來送他最后一程,看他最后一眼。

    大家都舍不得他。

    “老段,怎么說走就走了呢?”

    “支書,您走得太突然了,您還有很多想干的事沒干完呢。”

    “多好的村支書,可惜走得太早……”

    “支書對我們太好了,我們舍不得您走,村里離不開您啊……”

    5月13日,是段定華出殯的日子,施甸各地的干部群眾,紛紛來到段定華的老家莽王村山嶺桿小組,和大家心中的好支書作最后的道別。

    當天,何元鄉莽王村山嶺桿小組這個小山村顯得異常的寧靜,蜿蜒盤旋的山間小路上站滿了前來送行的人。大家手捧鮮花,拉著“含淚送別戰友一路走好”“段定華支書一路走好”等橫幅,在小路兩旁排起了長隊,眼里噙滿淚水,送別這位大家心目中的好戰友、好書記。

    段定華是一個怎樣的人、怎樣的干部,讓鄉親們這樣愛戴他,舍不得他?

    退伍不褪軍人本色

    凡事做到“我先來”

    1982年1月,未滿19歲的段定華響應祖國召喚,積極報名參軍。服役期間,他臟活累活搶著干,急難險重任務不退縮,緊要關頭沖在前。

    老戰友楊魁回憶道:“有一次爆破后排險,他走在前面,突然山體垮塌,幸虧我反應及時一把將他拉回來,不然他就被活埋了,我們營2連有兩名戰友在河口就是這樣犧牲的。”

    1984年,段定華榮立個人三等功一次;1985年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5年的部隊生活,磨煉了他的意志品質,鍛造了他果敢堅毅的作風。

    1986年退伍之后,段定華毅然選擇回到了生他養他的小山村,先后任李為地村村長、黨支部書記,王家莊村村長,莽王村黨支部書記、黨總支書記。

    這三個村都處于怒江大峽谷東岸,山高、坡陡、谷深,交通十分不便。段定華經常早出晚歸,深入村組,幫助群眾排憂解難。他常說:“我們多跑腿,群眾少走路。”他家蓋新房時,妻子要他回來,他說沒有時間;戰友聚會,邀請他參加,他說忙,沒有時間。

    “小時候,父親給我的印象很模糊。長大了,父親給我的印象是很忙,匆匆回家,匆匆地走,父親總是在奔波。”兒子段從劍這樣評價自己的父親。

    2017年8月的一天夜里,段從劍聽到院場里響起了摩托的聲音,急忙起床一看,原來是父親接到電話:有群眾反映小集市里山墻受連天雨影響坍塌,影響到了居民住房安全。

    那天晚上,段從劍硬是把父親送到災情現場。一路上,他只聽到自己的父親打電話安排人員處理山墻倒塌的事。那天晚上,父親和村民一起清運坍塌下來的土,一直到了天亮。

    “2015年,脫貧攻堅工作開展以來,父親就幾乎不回家了。一個星期回來一趟也是匆匆忙忙,難得在家住一晚也是天不亮就出發了。”段定華是莽王村人,家距離村委會3公里。段從劍說,父親之前不會騎摩托,為了趕上越來越快的工作節奏,2015年50多歲的他開始學騎摩托,方便自己到鄉政府開會,去群眾家做工作,當年就買了一輛助力車,2018年又買了一輛摩托車。一開始騎摩托時,由于技術不熟,搖搖晃晃,加上視力不好,有一次晚上騎摩托時差點掉下溝里。

    段定華心里裝著“大家”,唯獨沒有“小家”,特別是在脫貧攻堅進入“攻城拔寨”的關鍵時期,他每次回家都是換下臟衣服就走了。老伴李朝鳳含著淚水說:“之前跟他都說好了,今年要是換屆,你就回來和我一起帶孫子,也來陪陪我吧!”殊不知,老伴這一小小的愿望還沒實現,竟然已成永別。

    脫貧攻堅急先鋒

    關鍵時刻“跟我上”

    兩張床、一張書桌,一本筆記本,一份脫貧攻堅匯報材料——這就是段定華的在村里休息的地方。翻開筆記本,記錄的全部是開展脫貧攻堅的情況:“五個一批”扶貧政策,何元鄉莽王村貧情、黨支部建設情況、2017年上報戶數、建檔立卡貧困戶戶數……字跡工整,筆跡有力。一本還剩下幾頁的筆記本,最后一頁記錄著5月1日脫貧攻堅會議的記錄。

    易地扶貧搬遷是脫貧攻堅戰進入“攻城拔寨”時期中的關鍵之役,多年來,段定華憑著自己“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斗志和決心,迎難而上,用心、用情、用力,一鼓作氣“啃”下了莽王村異地扶貧搬遷中涉及到的動員搬遷、產業發展、就業安置等一塊塊“硬骨頭”,最終贏得了莽王村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和信任。

    如今,在大山環抱的莽王村,一個青瓦白墻的新村已經建成,這就是莽王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統一樣式的安置民居、整齊劃一的道路、因地制宜的綠化等等,讓整個安置點處處洋溢著和諧美滿的氣息。

    村里有了小食館,超市、農貿市場也眼看就要建成。在新建的村委會,白色的墻壁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幾個大字熠熠生輝。“新農村、新風貌”“住上好房子、走上好路子、過上好日子、幸福一輩子”標語醒目,這是段定華,這位懷揣著讓村民過上幸福生活的支書的愿望。

    “他敢想敢干,雷厲風行。每次到鄉上開會回來,有任務就會及時安排,有災情險情,都是第一個沖在最前面。”莽王村村委會主任蔣光芹說。

    “為群眾辦實事,比什么都有說服力。”這是段定華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行路難”是莽王村的“老大難”問題之一。在這個貧窮落后的小山村里,道路坑坑洼洼,晴天一身灰、雨天兩腳泥,群眾苦不堪言。

    段定華上任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解決“行路難”問題。為了給村民修通水泥路,段定華鍥而不舍一次次找相關部門爭取項目。在他的努力下,國開項目、滬滇項目、一事一議項目相繼落地。為了項目的順利實施,他帶領村“兩委”班子成員走村串寨,挨家挨戶發動群眾,讓土地,投勞力,硬是讓一條條水泥路在大山深處延伸。這些年,共硬化村內大小干道20多公里。

    易地搬遷難,難就難在能否實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怒江大峽谷東岸,很多地方“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為了從根本上解決沿江困難群眾的生存問題,經選址,確定在莽王村建設可安置228戶的易地扶貧搬遷點,項目確定后,一道道難題擺在老段及村“兩委”面前。

    安置點規劃用地面積200多畝,這都是大家賴以生存的命根子,征地的難度可想而知。村委會副主任李興國回憶:“項目確定后,老段就分組帶著我們開群眾會,一戶一戶跑,一家一家做工作,有的農戶家跑了七八次,直到做通工作。功夫不負有心人,原本持有抵觸情緒的村民還配合我們做其他農戶的工作呢。”

    為了確保工程建設質量,段定華深知僅靠村組干部的力量遠遠不夠,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黨員群眾參與進來,群眾的事情群眾說了算。于是,由村“兩委”牽頭,成立了由黨員、搬遷戶、村民代表組成的建設理事會,大家義務促進度、搞監督。去年,老段去縣上參加村干部培訓,他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安置點建設,每天“遙控指揮”理事會成員,問這問那,了解建設進度。

    安置點如期建成,群眾一戶戶從大山深處搬來,生活習慣的差異使得問題隨之而來。在段定華的倡導下,安置點成立了黨支部、紅白喜事理事會,并將環境衛生管理、鄰里關系相處、矛盾糾紛調解、殯葬改革等納入村規民約,用制度助推文明和諧鄉風。

    管好了安置點,還要幫搬遷群眾謀生計,聽說鄉上準備引進一個電子配件生產扶貧項目,老段主動到鄉政府申請,愿意騰出因搬遷而閑置的老村委會作為廠房,這一想法得到了鄉黨委政府的支持。

    于是,他帶領大家騰房子、搬家具……像自己搬新家一樣,忙前忙后指揮、親力親為搬運。終于,村里的電子原配件生產“扶貧車間”進駐了。老段這份未盡的事業將為貧困群眾提供近百個就業崗位,幫助他們有了穩定的增收。2018年,段定華被評為縣級“扶貧工作標兵”。

    干事創業敢擔當

    大事小事“帶頭干”

    段定華常說:“鄉親們一定會過上好日子的。我們一定要有這種信心。”

    “5000多畝耕地,基本是靠天吃飯。”從小就生長在莽王村的段定華知道靠天吃飯的日子難熬,更知道群眾生活的艱難。

    莽王村國土面積9.32平方公里,全村有410戶1949人,4091畝耕地。因為土地貧瘠,村民多是廣種薄收。2010年3月擔任莽王村的支書后,他看著全縣乃至全市其他地方都在大規模種植烤煙,老百姓都獲得了可喜收入,而莽王村群眾還是不敢發展這項產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通過辦樣板、提高畝產引導農戶種植烤煙,在他的帶動下,莽王村的烤煙種植面積從2010年的300畝擴大到了1200畝。

    烤煙面積擴大了,水卻成了問題。小春一收割,他就奔波在田間地頭,哪家的烤煙地塊溝渠不通,他都一一記在筆記本上。正如他隨時對身邊的村干部說的那樣: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緊接著,他又跑去鄉黨委政府匯報協調,請求鄉里調配挖機、干部支援,并與全村種煙農戶一起,卷起褲腿挖溝清淤、開閘放水。多年來,莽王村從未有因為缺水導致烤煙生產受損的現象發生。

    2013年,莽王村農村經濟總收入達到480萬元,是2010年105萬元的3倍多。

    烤煙、兩青作物和外出務工是莽王村的三大支柱產業,由于受地理位置和氣候等因素的制約,沒有更好的新產業注入。產業可以說是莽王村發展的一塊“短板”。對此,段定化很著急,他常說:“沒有產業,群眾就沒有一條穩定增收的路子。”

    深度貧困的莽王村,群眾收入主要來源僅靠傳統種養殖和外出務工。

    2011年,鄉里發展蠶桑產業,段定華的心里又開始活泛了。種桑養蠶對勞動力的要求相對較低,對弱勞力家庭來說,是一條穩定增收的好路子。妻子李朝鳳回憶道:“為了推廣蠶桑種植,老段回家跟我和兒子商量,讓我們家先搞起來。”

    村民們看到村黨總支書記帶頭種植了5畝,大家也就打消顧慮,紛紛嘗試。為了讓村民盡快掌握蠶桑種植技術,段定華三番五次把鄉農科站技術員請到村里,手把手教群眾蠶桑種植技術,蠶桑種植就這樣全面推開了。2018年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達8987元。

    在農村,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然而,農村傳統的土葬習俗不僅占用了大量土地,出現了“死人跟活人爭地”的現象,而且高昂的喪葬費用也給群眾帶來沉重負擔。2016年,殯葬改革在全縣推開,段定華毫不猶豫地又沖在了第一線。

    村治保委員會專職副主任李龍平回憶:“那段日子,段書記帶著我們一個組一個組的召開戶主會,宣傳殯葬改革政策。”就在那幾天,新寨小組長楊習春的母親突發腦梗去世,家人準備按習俗進行土葬。聽到這個消息后,段定華立即帶領村干部到他家做工作,但其家屬只同意火化,火化后仍要裝棺木進行土葬。

    針對突發情況,段定華立即組織村“兩委”班子召開緊急會議進行商議。會上,他堅定地提出必須按政策執行。有人表示:“都是本鄉本土的,這樣做怕是會得罪人呢?”段定華立馬站起來大聲說道:“要干事就不能怕得罪人,怕得罪人政策就執行不下去。”這以后,莽王村的殯葬改革順利推進,火化率達100%。

    群眾都這樣說,正是有這樣一個勇于擔當的領路人,莽王村變化大了,大家的日子一天天好起來了。

    廉潔自律作表率

    利益面前“不含糊”

    提起段定華的日常生活,大家都說:“老段生活儉樸,穿的衣服來來回回就是那幾套。他對自己真的很‘摳’,甚至摳到生病吃藥都舍不得買好的。”

    2018年,患有高血壓、頸椎骨質增生的段定華又檢查出了乙肝。為了不讓家人著急,他隱瞞了病情。當時有兩種藥可供選擇,一種是60元一粒的西藥,一種是15元一副的中藥,他選擇了后者。他帶病堅持工作,整天在村里忙出忙進,連同事都不知道他的病情。

    對自己如此“摳門”的段定華,在公與私的問題上,卻是毫不含糊的“明白人”。蔣光芹向記者介紹,村里統一擴建主干道,按工程要求支砌的路需經老段家大門外的擋墻,老段知道后,按照工程量主動支付了6800元的工程款,這筆原本可以不出的“冤枉錢”,在老段看來是理應承擔的“份內錢”。

    李國旗篤定地說:“村上每用一分錢,都是清清楚楚的。老段時常告誡我們,村領導權力雖小,但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代表著黨的形象,凡事一定要按規矩辦。他經常提起楊善洲老書記付路費結飯錢的事情,教育我們凡事要認真,不能占公家一分錢。”

    在村里,每逢遇到重大事項,老段都帶著大伙認真討論、仔細商量,該通知的通知到位,該公示的公示到位,絕不打馬虎眼。直到如今,年初公示的臨時救助花名冊、低保人員名單還在村務公開欄上依稀可見……

    回憶起點滴往事,段定華的兒子這樣說:“我父親有時很‘絕情’。那一年,村里聘任一名蠶桑種植輔導員,每月可領到800元的補貼。我懂蠶桑種植技術,符合招聘條件,并向村里報了名。父親知道后堅決不同意,并說:‘你幫鄉鄰種植蠶桑可以,但你是我兒子,當村里的蠶桑種植輔導員不行’。”

    段定華經常講:“不拿村上一分一厘,不占群眾一絲一毫。不為別的,只為晚上能睡一個安穩覺。”他不留金、不留銀,留下的是一身正氣,一股清風。

    錚錚鐵骨,公正無私,沖鋒在前的他,心中也有牽掛和柔情。

    “一定要去做手術,不能放棄治療,錢的事情不要考慮。”當聽到自己侄兒患肝癌無法支付醫療費用而準備放棄治療時,段定華這位叔叔堅定地對侄兒說。

    據段定華侄兒段從金回憶,就在段定華去世前一天晚上,段從金和段定華一起到保山看望住院的二叔,在手術室外等候時,段定華史無前例地跟段從金聊起了家務事。段從金說,一直很堅強的叔叔眼含淚花,告訴他說,家中的幾個兄弟姊妹就數你年長,要照顧好他們。他說:“你的弟弟(二叔的兒子)患有肝癌已是晚期,這次他去昆明手術,無論結果如何,手術費用我們叔侄幾個要幫他承擔起來。”

    段從金說,叔叔是一個讓人敬仰的人,我們都愿意聽他的話。可是,他還沒等到弟弟做手術,他就去了。

    村里人說,段定華總是考慮別人的多,時時處處都想著村民和困難群眾。

    去年,位于莽王村小花橋易地搬遷安置點建成,莽王村228戶農戶搬遷到安置點。搬新家入新宅,是農村人的大事。每一戶搬遷戶搬家前,入住新居后,段定華都要到村民家“坐坐”。

    李文軍和段從學兩戶搬遷戶跟段定華聊起,想在廚房搭建一個灶臺,但是眼下還困難。不幾日,段定華就向施工隊協調了沙子和水泥,送到了這兩戶搬遷戶的新居。

    帶病工作不聲張

    生命獻給脫貧戰場

    “鄉親們不知道,平時看上去壯實的他其實身體并不好,此前已經住過兩次院,但每次都是從醫院剛回來,就馬不停蹄又投入工作。”施甸縣稅務局駐村工作隊隊長段永華近年來和段定華朝夕相處,對段支書的工作和身體情況最為了解,他介紹了段定華的日常。

    “他心里放不下整個村,村里的每一件事都在他心里。脫貧攻堅以來他很少請假。5月7日,段支書的二哥在保山做膽結石手術,禍不單行,二哥的兒子因肝癌晚期送往昆明,不得已他向鄉黨委書記趙偉請了一天假。可就在這唯一一天屬于家人的時間里,他仍然在工作。”

    “我以為他只是太累了”。段永華回憶了段定華“出事”那天的情況:

    5月7日凌晨四點,他從莽王村出發,到保山看望自己做手術的哥哥。

    早上7點35分,他給村監督委主任李國旗打電話:“村里的扶貧車間需要運進操作臺,務必在今天下午1點前打掃好衛生,騰出房間。”

    下午4點03分,他給蔣光芹打電話,晚上8點,鄉上帶著專家到村里開展安全飲水知識專題宣講,通知各小組長開會,務必做好全村的安全飲水工作。

    “(他)當晚趕回來后,8日又起了一個大早,走山路從家中趕到莽王村新搬遷的村委會參加開會。”段永華說,當天作戰室的全體干部都按時到齊,因為有縣鄉的掛鉤領導前來參會,段定華告訴大家他就不主持了,說完就走到臺下和群眾坐在了一起。

    “大約半小時左右,我忽然看到老支書起身下樓,剛好我出去接一個電話,我就問他去哪里。”段永華說,這時段定華告訴他說自己胸口悶,有點不舒服,他想到衛生室看一下。“我以為他只是太勞累了想休息一下也就沒太在意,就回去繼續開會。”

    段永華說,等開完會后大家才知道老支書病重已被緊急送往縣城醫院,沒想到他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 后 記  

    在幾天的采訪里,我們走過莽王村的村村寨寨,走過他牽掛著的一戶戶人家,走過他生前修過的一條條村路,走過他危機時刻不顧個人安危沖到第一現場的地方……

    所到之處,聽到的都是村民們對他的敬仰,聽到的都是村民們對他的不舍。

    村民們說,有了好支書,如今的莽王村,變了樣。

    如今的莽王村,一條條水泥路環繞山間,一棟棟新房錯落有致,一片片核桃林綠意正濃……

    他沒等到莽王村脫貧的那一天。

    段定華29歲走上村干部的崗位,用青春和熱血寫下了忠誠。

    段定華走了,離開了默默支持他的家人,離開了和他并肩作戰的同事,離開了這片他深愛著的地方。但他堅定信念,堅守基層為民服務的精神沒有離開,他舍小家顧大家默默無聞奉獻基層的故事永遠留在了這塊他深深熱愛的黃土地上。

    他,就是決戰脫貧攻堅戰場上一名忠誠的戰士,一名令人肅然起敬的勇士。

    段定華簡歷

    段定華,男,漢族,1963年4月生,高中學歷。1982年1月應征入伍,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某部隊服役,1984年榮立三等功一次,1985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92年3月至2000年3月先后任何元鄉李為地村村長、黨支部書記、王家莊村村長等職,2010年4月以來任何元鄉莽王村黨支部書記、黨總支書記。

    段定華同志在工作中兢兢業業,認真負責,多次受到表彰獎勵:1995年、2011年被施甸縣委評為“優秀共產黨員”,1996年被施甸縣委評為“優秀村(辦事處)黨支部書記”,2012年被施甸縣委授予“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稱號,2018年被施甸縣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評為2018年度全縣脫貧攻堅“扶貧工作標兵”;2010年、2011年、2012年被何元鄉黨委評為“優秀共產黨員”,2016年被何元鄉黨委、鄉人民政府評為“優秀村(社區)黨總支書記”,2018年被何元鄉黨委授予“優秀共產黨員”稱號。2018年,在何元鄉9個黨總支書記的分析研判綜合評分中,段定華同志獲得第一名。

    5月11日,中共施甸縣委決定追授段定華同志為“優秀共產黨員”稱號。5月17日,中共保山市委追授段定華同志為“保山市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典韦黄金武士高清海报